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定制
当前位置:首页 > 多彩贵州 >

“我是贫困户家的杨维肖”

发布时间: 2021-02-23 18:12:09  |  来源: 魅力贵州   |  作者:   |  责任编辑: 刘艳芬

 贵州大扶贫中的脱贫攻坚故事系列报道之三百五十五

“我是贫困户家的杨维肖”

纳雍县董地乡黎明村帮扶干部 杨维肖

 

  七八只被拔光了毛的鸡仔摆在锈迹斑斑的回风炉上,粉红粉红的肉看得人心里直发毛。一位古稀老头领着两个女童在拔鸡毛。那些鸡还没长出硬翅。女童眼里满是渴望的神情。

  年近80岁的高建勋告诉我,鸡仔是学校发给贫困儿童喂养的,养死了,弄来吃。

  可以吃?我顿时一阵反胃,差点呕了出来。

  那是我第一次走访董地乡黎明村田坝组贫困户高建勋家时遇到的情景。

  我不知道用什么词形容高建勋家。一片南瓜叶盖在一口砂锅上,揭开南瓜叶,里面是半锅煮熟了的洋芋,洋芋只有拇指肚大。除此,再无其他吃食。看来,那几只死鸡仔是他们难得的佳肴。

  此时正是青黄不接的五六月,没了粮食的高建勋迫不及待地抠了土里才长成的洋芋仔救急。一阵辛酸顿时袭来。

  “两不愁三保障”迫切需要在这个什么都没保障的家得到落实。

  2016年冬天,我再访高建勋。大冬天,我将羽绒服紧了又紧依然寒冷无比。

  高建勋的女儿高奇飞和高奇美胡乱套着件短袖褂子,趿着塑料凉鞋。高建勋和他的智障女人范明香披着肮脏的救济棉衣。范明香头发结成大饼。

  这样的场景,我实在看不下去了,当即跑回家从母亲的商店里拎了床毛毯,给两个女童拿了两双棉鞋,又买了两桶菜油,收拾了些旧衣服送到高建勋家。

  高建勋是董地乡黎明村田坝组的贫困户,酗酒成性,打光棍到六十岁,二十年前在董地街上赶场回来的路上捡了个智障女带回家当老婆,算是安了家,还生了三个女孩。如今,大女儿外嫁,80高龄的高建勋就带着两个年幼的女儿和智障老婆过活。

  他们就那么胡乱过活,自生自灭。

  我没想到,在21世纪的今天,还有如此赤贫的人。

  对高建勋家的帮扶,只能是兜底保障。

  救济粮油,救济衣被,我亲自送去。走访中发现缺啥急时补充。

  每一项政策落实,我都攒着“私心”,往高建勋家面前拨拉,从高不从低,就生怕高建勋家的日子有个闪失。

  高家的日子一点点变化。如今,高建勋住上了干净整洁的三间小平房,洁白的墙面。高建勋家一年低保、各项补贴、分红,一年他家的收入达27000多元,光低保一项就是15000多元。

  高建勋还省钱买了台冰箱,一台数字电视。数字电视安装到家。赶场天,高建勋上街赶场,就买许多吃的,把冰箱塞得满满的。日子过得有滋有味。

  村里每周组织人员为高建勋家拾掇卫生。他家已签约家庭医生,家庭成员只要生病拨打家庭医生电话即可。

  高建勋妻子范明香的头发剪短了,穿上了干净整洁的羽绒服,有了洗衣机,他们穿得干净多了。

  高建勋的日子发生了质的变化,可他总也改不了酗酒的毛病。喝了酒时常到村委会闹事。谁也劝不住。

  “老伯,醉了就回家去休息。”我看到谁劝都没用,就试着说了两句。

  “我听我家杨维肖的。”高建勋一边回答一边走出村委会办公室往家走。

  没想到,我的话竟有立竿见影的效果。

  一句:“我听我家杨维肖的”,我知足了。

  它是对我一千多个日日夜夜辛苦工作的认可,亦是对我一趟又一趟走访的认可,是对我一个项目一个项目落实的认可,是对我四年青春付出的认可。

分享到:
0
专题视频 更多>>